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開放銀行成大勢所趨

國內發展尚有不足



  據億歐智庫不完全統計,截至2019年5月,國內有超過50家銀行已經上線或正在建設開放銀行業務。盡管如此,國內開放銀行仍處于早期摸索階段,具體實踐與英國、歐盟等開放銀行先行者相比存在不足,麥肯錫將主要問題歸納為開放銀行戰略不清晰、忽視外部金融科技創新力量、組織機制不夠敏捷等。

市場驅動創新
  事實上,“開放銀行”并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根據上海銀保監局發布的《2018年上海銀行業創新報告》,開放銀行是一種金融和科技深度融合的平臺化商業模式,通過與商業生態系統共享數據、算法、交易、流程和其他業務功能,為商業生態系統的客戶、員工、第三方開發者、金融科技公司、供應商和其他合作伙伴提供服務,使銀行創造出新的價值,構建新的核心能力。該報告稱,開放銀行作為金融科技融合的深入和高級階段,通過構建平臺化的商業生態環境,使得走出去和引進來相結合,逐步擴大經營生態圈的輻射半徑,是未來銀行轉型發展的重要方向之一。
  “開放銀行服務平臺是一種平臺化商業模式,銀行通過向客戶和合作伙伴輸出金融產品和服務,與客戶和合作伙伴建立相輔相成以及共贏的商業生態系統,從而使銀行創造出新的產品、服務以及價值,構建新的核心能力。”渣打中國交易銀行部董事總經理葉繼蔚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在中國,我們的本地開發和實施團隊很好地運用了敏捷開發模式,以快速響應客戶的訴求并高效地解決開發、對接、測試等一系列問題,滿足平臺的本地化需求。”
  “開放銀行是一種平臺合作模式,它利用開放API(應用程序編程接口)等技術實現銀行與第三方機構間的數據共享,從而提升客戶體驗。”麥肯錫近日發布的《開放銀行的全球實踐與展望》報告指出,“這一模式起源于英國,受監管驅動而發展起來。”
  麥肯錫指出,目前,全球已有30多個國家和地區采納或正在采納開放銀行模式,其覆蓋的產品約占收入池的90%。值得一提的是,以英國、歐盟等為代表的國家和地區屬于監管驅動型,而以中國、韓國為代表的國家是市場力量自下而上推動發展進程。
  “在國外,銀行數據最初也不對外開放,但服務體驗不佳。此后,在監管要求下,銀行把客戶數據‘脫敏’后向第三方開放,以提供更好的服務。”麥肯錫全球資深董事合伙人、麥肯錫中國區金融機構咨詢業務負責人曲向軍告訴《上海金融報》記者,“銀行一開始對開放銀行是抵觸的,但在開放過程中意識到這是一個很大的機遇,對提高技術準備、產品開發、客戶體驗等方面可發揮很大的推動作用。”
  恒豐銀行戰略發展部研究員唐麗華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我國開放銀行相關業務規則、監管框架尚未明確,數據的使用及交換仍較為混亂,技術與數據的標準也尚未制定,而這些對真正意義上的開放均至關重要。英國開放銀行的發展是自上而下的——英國政府推行開放銀行戰略,發布了《開放銀行標準框架》、銀行服務數據API,并成立專門負責落地執行開放銀行措施的組織機構(OBIE)。”
  “在中國,開放銀行相關標準和配套體制正在試點中。隨著金融科技和金融生態圈的快速發展,可以預見,中國的監管政策將逐步到位。”麥肯錫稱。
  “目前,我國的開放銀行服務仍處于探索階段,未來更多監管規則與標準的落地將推動系統性變革。在國外,已有英國、歐盟以及其他國家和地方針對開放銀行服務,主導并推出了相關監管框架及監管規則。”葉繼蔚表示,“近年來,得益于互聯網和金融科技公司在中國的不斷創新,開放式服務在各種應用場景下得到了廣泛的運用,中國銀行業內也一致認為開放銀行服務是大勢所趨。相信隨著監管法規和技術手段日益完善,開放銀行一定能在中國取得長足發展。”

開放鑄就共贏
  “目前,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銀行甚至民營銀行均已投入到開放銀行的構建中,究其原因,無非看中客戶體驗和黏性,以及數據、場景和流量這幾個關鍵因素。”葉繼蔚指出,“銀行將產品和服務開放給客戶,讓客戶獲得更好的服務體驗并增加客戶黏性;銀行將產品和服務開放給合作伙伴/平臺,可獲取在不同業務場景下的客戶信息和海量的交易數據,同時,平臺一般自帶流量,這些流量對銀行來說都可成為客戶轉化的有效工具。”
  曲向軍表示,銀行與互聯網巨頭、金融科技公司合作是潮流,潛力巨大。從合作模式看,互聯網公司憑借技術和團隊賦能銀行B端的趨勢明顯。
  “在客戶層面,本行目前已開展的開放式平臺及服務的場景集中在賬戶服務、現金管理服務以及匯兌服務等業務場景。通過渣打銀行的開放式平臺及服務,客戶可以利用API隨時調用其需要的金融產品和服務,如匯兌價格、賬戶實時變動信息等。”葉繼蔚介紹稱,“從銀行角度,渣打銀行的開放式平臺及服務提供的是‘即插即用’的服務,可很好地提升用戶體驗并提供高效的信息/數據互通,并借此融入客戶的生態體系。”
  葉繼蔚還表示,“從與外部合作伙伴合作的角度,通過共同分析客戶在實際使用場景上遇到的問題、困難、難點,雙方可共同開發定制化的API接口,以更好地服務客戶需求。同時,在合作過程中,銀行與合作伙伴也會雙向地為對方引入更多的優質客戶資源,為深入合作奠定更好的基礎,進而實現共贏。”
  浦發銀行有關負責人對《上海金融報》記者介紹,該行首推的API Bank(無界開放銀行)秉承開放、連接、共享的精神,廣泛對接B端、C端、G端:以普惠C端用戶、提升金融服務可獲得性為己任,推出網貸產品、留學、出國金融、禮遇平臺等API功能,為超過800萬個人提供服務;以向B端賦能的方式,提升B端的效率與效益,同時,通過B2B2C價值鏈傳導,帶動C端用戶體驗和忠誠度提升,實現多方“共贏”;通過與G端的深入合作,讓政府服務變得更加惠民便民,使公共資源分配更加高效有據。截至2019年2月底,該行API Bank已開放接口共257個,對接中國銀聯、京東數科等共92家合作方應用,日峰值交易量超百萬。

尚有不足之處
  麥肯錫指出,國內開放銀行實踐存在一些不足,集中體現在以下幾方面。其一,戰略不清晰。其二,忽視外部金融科技創新力量,將開放API單純作為通過第三方平臺向銀行引流的工具,而沒有聯合第三方平臺的技術開發力量共同為客戶打造創新產品和服務。其三,組織機制不夠敏捷,盡管對IT系統進行了改造優化,在技術上實現對快速迭代的平臺支撐,但組織機制仍沿用銀行傳統的產品交付模式,難以應對市場的快速變化。
  “國內開放銀行還都處在摸索階段,且牽頭部門有所不同,有的是同業業務部,有的是IT部門,究竟該如何探索開放銀行,還沒有形成共識。”曲向軍表示,“同時,銀行開放最主要的出發點是銀行價值最大化,即想要獲取更多客戶、更多流量,讓更多人接觸到自己的服務,而非客戶價值最大化,為客戶提供更好的產品、服務、體驗。同時,銀行普遍希望外部對銀行開放,而非自身對別人開放。”
  唐麗華表示,“發展由于是市場驅動的,目前銀行開放的應用主要停留在營銷層面,要真正實現包括中后臺在內的全部要素的開放,還需在風控能力、數據處理能力等方面加強建設。”
  “對中國的開放銀行而言,下一步發展的關鍵在于兩方面。”曲向軍表示,“第一,強烈建議銀行完善開放銀行的頂層設計藍圖,在內部達成發展路線圖的共識。第二,銀行應轉變機制、理念、文化,如要以客戶為中心,不能只考慮自身利潤;一定要用敏捷機制,不能只靠內部來做:銀行也要對外部開放,不能只想著外部對銀行開放。”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体彩6+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