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資本市場國際化是歷史發展的必然

  我國資本市場國際化水平在穩步提升。

  8月12日,20號膠期貨作為特定品種上市,向國際投資者開放交易,這是我國商品期貨市場擴大開放的又一舉措,也是我國資本市場不斷擴大開放、提升國際化水平的一個縮影。

  過去幾年,隨著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步伐加速,資本市場一系列具有標志性的開放舉措相繼落地,我國資本市場國際化水平不斷提升。同時,我國資本市場吸引力不斷增強,境外投資者持有我國股票、債券、期貨等金融資產的比例持續增長。中國資本市場國際化水平穩步提升,既是市場發展的客觀要求和必然趨勢,也有助于提升我國金融市場活力,促進市場進一步穩定健康發展。

  從我國資本市場國際化步伐看,股票市場、債券市場、期貨市場等均取得了積極成效。股票市場方面,實施QFII、RQFII制度, “滬港通”“深港通”“滬倫通”相繼起航,批準設立中外合資證券公司和中外合資基金管理公司,國際多個重要指數納入A股并不斷提升比例等。債券市場經歷了引入境外發債主體、引入境外投資主體,到實現內地與香港互聯互通的“債券通”,以及我國債券市場被納入全球主要債券指數等階段。期貨市場上,原油、鐵礦石、PTA期貨等陸續作為特定品種向國際投資者開放。

  隨著資本市場全方位對外開放以及國際化水平提升,越來越多的外資持續增持人民幣資產,并不斷凈流入我國資本市場。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此前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7月,共有2085家境外機構投資者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這是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投資者數量首次超過2000家,較去年末增加了800余家。隨著境外投資者入市數量增加,外資也在持續凈買入中國資產。

  有數據顯示,2014年底,境外投資者持有的中國債券和股票價值為2000多億美元,今年6月底,這一數字達到了5500多億美元。而據國家外匯管理局統計,今年1至6月份,境外投資者凈增持境內債券和上市股票493億美元,其中債券凈增持416億美元,股票凈增持78億美元。

  外資持續增持人民幣資產,既得益于我國資本市場開放步伐的加速,更是我國資本市場吸引力和抗風險能力不斷增強的具體體現。

  證監會副主席李超日前表示,我國資本市場的韌性在增強,抵御外部沖擊的能力在提高。一是我國經濟增速仍處在全球領先水平,發展潛力非常大。二是市場估值水平較低,上證綜指市盈率僅13倍,而美國三大股指市盈率均超過20倍。三是股市杠桿水平大幅下降,自身風險明顯緩釋,目前股市杠桿資金約1.2萬億元,較歷史最高點下降近80%。四是市場情緒比較穩定,未出現明顯恐慌情緒。

  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陸磊表示,中國10年期國債的收益率水平比美國高出大概一個百分點左右,反映了至少在目前價格牽引下還不足以導致跨境資金的迅速外流。同時,從過去幾年看,中國國債的信用違約掉期一度高達150,而去年是60,到今年上半年降至40,這說明全世界投資者對中國的估值水平和信用風險的評價是非常穩健的。這些都反映了在全球資本流動當中我們有收益性和安全性的吸引,所以對于跨境資金流動的流量和流向持樂觀態度。

  當前,我國股票市場、債券市場均躋身全球第二大市場。但從整體看,股市、債市中境外投資者持有比例依然比較低,國際化水平依然有較大提升空間。這就需要進一步擴大包括資本市場在內的金融業開放,構建新的開放格局。

  開放是國家繁榮發展的必由之路,是當代中國最鮮明的特色。當前,我國已經進入構建全方位開放新格局的歷史時期,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既是構建新的開放格局的需要,也是金融業自身發展的內在要求,更是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水平的必然要求。從金融自身發展角度看,擴大對外開放,有助于提升金融業競爭力和國際化水平;可以產生“學習效應”,引進新的理念和經營方式,提升國內金融業的效率;還能夠產生“鯰魚效應”,在與國際金融機構的競爭中“強身健體”,并通過開放倒逼和促進國內改革。

  從資本流動角度看,金融市場逐步開放可以為我國帶來可觀的國際資本流入,對人民幣匯率形成支撐,同時也有利于進一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金融時報》專家委員會委員、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認為,在過去,人民幣匯率強弱與中國經常賬戶順差的大小和經濟的強弱存在很好的一致性。然而,隨著中國資本和金融項目開放的持續擴大,這種情況可能會被逆轉。完全有可能由于海外資金向國內資本市場的進入,使得中國在經濟持續放緩的背景下,人民幣卻會一反常態地出現升值波段。

  值得注意的是,我國金融市場國際化的步伐還在加快,一系列擴大對外開放的舉措已經和即將落地。此前不久,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推出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包括允許外資機構在華開展信用評級業務時,可以對銀行間債券市場和交易所債券市場的所有種類債券評級;進一步便利境外機構投資者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等。可以預期,未來有關方面將統籌考慮經濟發展階段、金融市場狀況、金融穩定性等要求,進一步推進金融業開放。

  當然,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提升資本市場國際化水平,金融監管能力必須跟得上。金融改革開放“牽一發而動全身”,每一步都要考慮守住風險底線。這就需要在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同時加強監管,提升金融風險防控能力。既要形成適應開放需要的跨境金融監管制度,又要加強對短期投機性資本流動和跨境金融衍生品交易的監測,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如此,才能有序推進金融業對外開放,穩步提升資本市場國際化水平。

責任編輯:袁浩
体彩6+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