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產業會展CURRENT AFFAIRS
產業會展 / 正文
用監管科技保障金融安全
第三屆金融科技與金融安全峰會召開

  6月27日,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原保監會副主席周延禮在由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中國互聯網金融三十人論壇、國培機構共同主辦的“第三屆金融科技與金融安全峰會”上表示,新時代要求金融業依靠科技實現高質量發展。但是,要增強金融風險的防控能力,防止以所謂技術的名義違法開展金融業務,還要加強金融基礎設施建設與監管科技建設。

  金融行業面臨風險構成復雜

  在全球范圍內,金融科技的產業規模迅速擴張,技術創新取得了巨大進步,數字金融嶄露頭角。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金融科技融資2196筆,融資額上升至1118億美元,較2017年508億美元融資額激增近120%。

  《2019中國金融科技競爭力100強榜單》顯示,金融科技逐步發展到第四階段,金融機構利用大數據、云計算、區塊鏈和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將業務進行革新和分解,提供更加精準、高效的金融服務。科技對于金融的促進不再局限于渠道等淺層次方面,而是開啟了“金融+科技”的深層次融合。

  然而,新型技術的加速迭代與新金融模式的快速創新,二者結合帶來了更加復雜的金融發展狀況。“金融穩,經濟穩。”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政府區長助理李東明強調,在謀求創新發展的同時也要清醒意識到金融創新發展過程中存在的風險隱患。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陳道富認為,在金融科技推動初期,會在兩個方面給金融機構帶來結構性的變化,一是在轉型過程中,傳統金融業不可避免會受到金融科技的沖擊,會產生一些遷移的成本和風險。二是金融科技本身將從金融、技術和信息三個維度對金融安全造成結構性的影響。

  金融行業面臨的不僅有金融科技所衍生的新型風險,還有迭代的傳統風險,風險構成更加復雜,充滿挑戰。

  探索構建數字化監管體系

  近兩年來,我國金融監管部門積極發展監管科技,“以技術管技術”,將科技發展成果應用于金融監管中。2017年,央行專門成立了金融科技委員會,強化監管科技的應用實踐。

  中國人民銀行參事室副巡視員、國務院參事室金融研究中心秘書長張韶華認為,未來行業監管主要是行為監管,行為監管與金融消費者保護是緊密結合在一起的。她建議,可由金融監管部門對金融機構提出具體規范要求,包括數據分析、行業合作的規則和標準等。在立法層面,除通過個人信息保護法、數據安全法進行規范外,金融監管部門也要制定相應的辦法和指引。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長助理楊濤表示,無論是金融創新還是金融監管都需要符合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大方向,在這個過程中,如何更好把握金融監管尺度,值得監管部門與行業研究者共同探討。

  據李東明透露,目前,海淀區正積極研究利用“沙盒監管”等金融科技手段提升監管水平,加快安全技術的創新與發展,系統構建以大數據技術和云計算技術為核心的數字化監管體系,提升跨行業、跨市場交叉性金融風險的甄別、防范和化解能力。

  多維度保障金融安全

  隨著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等新興技術的發展,科技對金融行業升級的助推作用被不斷強化。未來,全球金融增長點與競爭點都在金融科技上。

  “我們需要重新回到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這一發展‘初心’,需要把產業、金融、技術平衡與融合起來。”陳道富認為,從金融的視角來看,金融科技的發展實際上只是利用了不同方法來實現金融職能,金融的本質并未改變,改變的只是實現方式。因此,金融安全需要從多個維度來實現,要找準金融在新科技創建中的對應物,并應用金融風險管理理念、思維和策略,借助金融科技中的有效手段,針對新的映射節點進行管理。

  從實踐來看,金融機構在平衡效率與安全,創新與風險二者關系時有較大難度,特別是在把握對風險的容忍度方面。

  在開放的金融生態下,光大集團科技創新事業部總經理、光大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李璠建議,一方面,構建完整的治理體系,規范開放生態中各環節的實施主體、監管權能、事故處理以及消費者權益保護機制;另一方面,建立相關指引標準,指導金融機構在遵從標準下開放服務數據。此外,在數據安全體系方面,可建立數據分級分類管理,明確不同開放范圍、開放權限,將第三方服務商納入金融安全風險體系中統一管理。

責任編輯:楊喜亭
体彩6+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