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產業會展CURRENT AFFAIRS
產業會展 / 正文
陳文玲:中國經濟長期向好底氣十足 粵港澳大灣區要形成全新突破

  “中國正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粵港澳大灣區也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6月23日在“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廣州峰會”上表示,在中國面向未來的新的區域布局中,粵港澳大灣區是非常重要的戰略部署。她特別強調,中國有長期的抗風險能力,有長期的保證經濟向好、向遠的能力。

  中國經濟總體上處于實體經濟為主的經濟形態

  據陳文玲介紹,2018年,我國的第一產業,占GDP約為7.2%,遠高于同期美國的第一產業增加值;第二產業占GDP約40.6%,第二產業占比產值是美日歐的總量。“因此這是中國長周期和美國和大國之間競爭博弈最大的底氣,我們的經濟還是以實體經濟為主,我們的制造業是在世界上占比最高,擁有體系最完備的制造能力。”

  另外,2018年中國制造業產值占到全球的28%,在全球39個大類、191個中類,525個小類中,中國525種產品的產能居世界第一。

  “我們現在制造業能力、農業生產能力都是我們實體經濟的基礎。我們的金融改革開放也獲得了發展,特別是加入了WTO之后,金融獲得了飛速的發展,包括人民幣國際化,包括貨幣互換,包括私募基金等,我們現在也成為了金融的大國,所以我認為實體經濟和虛擬經濟總體上來看是均衡的。”陳文玲說。

  在這種情況下,陳文玲指出,粵港澳大灣區作為先進制造業基地,需要制造業的轉型升級,制造業提升競爭能力,制造業提升創新能力,“中國站在新的歷史起點,有戰勝對手的底氣和實力。”

  中國創造了獨特的經濟發展優勢

  “中國改革開放40年,很多人不理解為什么財富積累這么快,為什么發展這么快。”陳文玲認為,中國實際上創造了一種獨特的優勢,即“舉國體制+市場經濟微觀主體活力”。

  “我們有我們的優勢,現在的國有資產、國家資產這塊還是比較龐大的,我們現在資產總額,是加上國企、金融企業、事業單位,總資產約為450萬億元,凈資產約為115萬億元,所以我們有資產做基礎,那我們還有未來長周期15年的發展,中周期的規劃,有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政府工作報告,有這樣的舉國體制實際上是每一步在學習漸進推動中國向前發展,所以我認為我們沒有必要還怕國外對我們的質疑。”陳文玲說。

  陳文玲強調,很多西方國家也搞舉國體制,只不過方法不一樣,我們實際上是學習了西方的經驗,我們微觀基礎再造,市場主體已經形成了若干微觀主體,充滿了生機、活力、爆發力。

  中國已形成若干創新戰略高地

  在陳文玲看來,高地是中國獨特的經驗。“比如說我們的開放高地——國家級開發區有219個,有168個高微技術開發區,有19個新區,37個電商試點,我們還有開發開放試點,這些東西現在世界各地都在學習在模仿,特別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園區都是在復制中國的經驗。”

  而在創新高地方面,除了粵港澳大灣區,還有北京中關村、武漢關谷、合肥中科大等。“現在我們不在一個地方有創新高地,我們形成了在國家不同地方創新的特色和獨特的體系。”陳文玲說。

  陳文玲進一步分析說:“我們還有知識的高地,比如說廣州的知識城,原來是省里設計,現在是和新加坡作為國際級第四個核心園區,但是他的主題是知識城,是打造知識的高地。現在中國知識的基礎是其他國家比不了的,包括現在產業鏈轉移要考慮人力資源,那么目前來說其他國家都比不上中國,我們中國有1.7億人受過高等教育,受過高等職業技術培訓,我們有900多萬博士生、碩士生,有600多萬工程師,每年畢業800多萬大學生,2018年為824萬。基于這樣龐大具有知識和技能的隊伍,這是其他國家不具備,包括美國也不具備這種發展的人力資源的基礎。”

  現在的開放高地、創新高地、知識高地正在逐漸形成,這是中國在大國競爭博弈當中的底氣。另外,陳文玲稱,我們現在還有世界最大的市場,我們的社會交易市場、進出口貿易市場、物流市場,這些市場的總額加起來是352萬億元。中國這個市場還會持續很多年。“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我認為粵港澳大灣區是大有作為的。”陳文玲說。

  粵港澳大灣區未來應從“優”“網”“群”形成全新突破

  陳文玲表示,第一個“優”是未來粵港澳大灣區一定是要形成優質的制度供給,這將產生巨大的競爭力。第二個“優”指優質資源集聚,包括人才資源、企業資源、金融資源、要素資源,我覺得粵港澳大灣區會形成一個資源集聚的平臺,包括優質的產業結構,形成更高質量發展的產業結構。

  陳文玲認為,如果我們形成一個優的產業機構,在整個產業鏈、工業鏈、服務鏈、價值鏈上面要占據高端頂端,還不僅是一個方向,實際上要占據關鍵環節,決定性的環節。比如說芯片,我認為關鍵的零部件,新興的材料是我們今后在產業結構升級當中要攀升的,我們哪怕把一個零件做到世界最優,成為世界的冠軍我們就能贏,我們就能在全球產業鏈中具有這種遏制力或者是具有控制力,但是,如果說我們全產業鏈都能做,但是一兩個關鍵的產業鏈做不了,那就有可能受制于人,這就是一個 “優”字。

  第二個是“網”。陳文玲認為,互聯網、物聯網、車聯網、高鐵網、高速公路網,實際上就是形成了網絡的連接互聯互通,這就是有軟聯通、硬聯通,網絡如何暢通,這是要解決的問題,網絡有了,如果不暢通,那這個網絡就是資源浪費,如果制度能夠打通,互聯互通快速流通,那么我們效率會高,我們分工、交易就會合理。

  第三個是“群”。“我覺得整個粵港澳大灣區未來布局合理,一是產業群,產業群實際上和產業鏈的價值鏈關系度很高,這種產業集群不是在一個園區有很多企業,而是產業鏈的上下游關系怎么能基于這樣的優化,形成新的產業鏈群。”陳文玲說。

  還有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第二定義是世界城市群,因此這個城市群包括城市與城市之間的關系,數字城市、智慧城市,城市和城市之間未來協同的關系、共享的關系如何存在,城市與鄉村的關系要有新的內涵。

  值得一提的還有市場群。粵港澳大灣區市場群非常發達,而未來市場群如何配置,網絡的市場和實體市場是一個什么樣的關系,我們怎么能夠形成實體市場、網絡市場、線上線下的融合,怎么能夠形成各種不同的市場之間功能配置,這都是需要我們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中要研究的問題。

  陳文玲最后表示,粵港澳大灣區確實要沉下心來研究很多問題,才能夠把先發優勢發揮出來。

責任編輯:楊喜亭
体彩6+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