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CURRENT AFFAIRS
財經 / 正文
國際貿易摩擦或將長期化 全球貨幣政策面臨空間收窄風險

  2019年過半,全球經濟在過去的半年中持續承受著下行壓力,經濟增速顯著放緩。國際貿易局勢持續緊張,國際投資和制造業也出現明顯下滑,全球經濟在各類風險的包圍下繼續掙扎。

  日前,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在京發布《2019年三季度經濟金融展望報告》。其中,《全球經濟金融展望》子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指出,總體而言,2019年二季度,國際貿易投資變得更加疲軟,制造業增長萎縮,金融市場波動再起,全球經濟復蘇動力弱化。

  主要經濟體復蘇轉弱

  在全球經濟持續走弱的背景下,各主要經濟體的表現也不甚樂觀。具體而言,首先,今年二季度,美國經濟增長放緩。美國制造業表現不佳,5月份非農就業人數僅增加7.5萬人。報告指出,下半年,美國將正式進入總統競選備戰期,基建投資是特朗普上臺時對選民的承諾,為了提振經濟、兌現競選承諾、為連任獲取更多政治資本,特朗普或將加快推進該計劃。與此同時,美國經濟已進入復蘇周期晚期,結構失衡、債務高企以及貿易摩擦等風險將推動經濟下行,促使美聯儲貨幣政策轉向寬松。

  其次,歐洲經濟繼續維持低迷狀態。受到貿易爭端的影響,歐洲汽車業尤其是德國汽車行業出口出現大幅下降。歐洲經濟“火車頭”德國的經濟增速也在不斷下滑。整體而言,盡管短期內歐洲經濟不至于陷入衰退,但整體經濟仍偏向下行。報告預計,二季度歐元區經濟增速為1.1%,比一季度下滑0.1個百分點。

  最后,新興經濟體開啟降息潮。全球經濟增長前景黯淡、貿易局勢緊張、英國脫歐以及金融市場波動等因素引發的不確定性導致新興經濟體增長動能減弱,促使貨幣政策轉向寬松。此外,美國和全球利率下調的預期可能為新興市場提供一些喘息的空間,但美元維持相對堅挺可能繼續給新興市場帶來較大的償債壓力,特別是有巨額外匯債務的國家。

  報告進一步指出,對于全球經濟而言,當前有兩項風險值得重點關注。一是國際貿易摩擦長期化風險。“從目前局勢看,主要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摩擦難以有效化解,國際貿易保護主義可能長期化,這將加大全球經濟下行風險,并引發匯率、利率、股市等金融市場的震蕩,進一步沖擊脆弱的國際經濟金融體系。”報告表示。

  二是全球財政貨幣政策空間收窄風險。一般而言,面對全球經濟的放緩,可以采取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刺激經濟。然而,當前全球政府債務率達到歷史最高水平,增加財政支出將加劇債務風險。另外,長期利率接近零下限,降息空間也十分有限。

  在國際金融市場方面,報告認為,2019年二季度的前半段,全球市場特別是美國的金融市場整體風險回落,投資者信心和風險偏好回升。然而,行至二季度的后半段,美國與中國以及世界其他主要市場的貿易緊張局勢、英國脫歐進程的反復,以及美國及全球經濟增長下行風險上升,導致市場再次震蕩。展望三季度,美國和中國及其他地區貿易沖突的走勢、全球宏觀政策尤其是美聯儲貨幣政策的走勢、英國脫歐以及地緣政治沖突等因素需要重點關注。

  現有經貿規則遭遇沖擊

  當前,全球貿易正在經歷寒冬,同時也是拖累全球經濟表現的重要因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經合組織以及世界貿易組織均紛紛對全球貿易風險發出警告。而貿易保護主義的擴散以及貿易緊張局勢的加劇,無一不反映出現有國際經貿規則以及全球貿易格局遭遇的挑戰與動蕩。

  報告分析認為,現有的國際經貿規則遭遇質疑與挑戰,主要源于三方面的變化。一是國際力量對比發生根本性轉變。隨著全球化發展,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在世界貿易與投資中綻放異彩,經濟實力總體大幅增強。而國家實力和利益的加速分化,令發達國家強烈不滿,認為新興經濟體在此輪全球化浪潮中受益最大,搭乘了發達國家的便車。因此,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對現行體制與規則提出修正需求,以維持其在技術與產業領域日益縮減的優勢。

  二是各國國內收入差距擴大化。盡管國家之間收入差距在全球化進程中有所縮小,但國家內部貧富差距卻顯著拉大。報告指出,在全球化浪潮中處于價值鏈上游的大型跨國公司以及金融機構受益較多,而中下游的藍領工人工資增幅卻非常有限,反映出其部分產業外移的副作用。而特朗普的上任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美國民眾對全球化導致收入差距拉大的不滿。

  三是國際貿易形勢出現新變化。數字產品貿易、服務貿易在國際貿易中的份額與作用進一步提高。而互聯網商務、數字化經濟體等新領域的出現,亟待修改、完善或重新制定新的經貿規則。

  總體而言,當前的國際經貿規則面臨著客觀與主觀的變革訴求。報告認為,未來國際經貿規則將在大國博弈中重塑。而大國博弈主要表現為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經濟體與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大國之間的合作與競爭。

責任編輯:李柳嘉
体彩6+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