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本報關注CURRENT AFFAIRS
本報關注 / 正文
我國經濟潛力大韌性足
專家認為完成全年經濟增長預期目標沒有太大壓力

  我國經濟雖有壓力,但也有動力,存在不少積極因素。例如,穩基建政策將減輕基建投資壓力,推動制造業、中小企業的經營環境改善等。下半年,財政政策依舊要加力提效,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提升財政支出效率,保持經濟的平穩增長。貨幣政策要保持穩健,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同時,宏觀政策將更加注重協調,“組合拳”將成為常見的發力方式。

  當前,我國經濟發展的內外部環境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但在“六穩”等政策的支持下,今年上半年,經濟運行依舊保持平穩,雖然增速有所放緩,但韌性不減。

  “從我國具有的經濟騰挪空間來看,未來將是長期向好的。”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經濟學院教授于澤表示,雖然面臨下行壓力,但我國依舊擁有世界上增長潛力巨大的國內市場、完備的產業體系、日趨完善的宏觀調控體系等增長基礎。

  展望下半年,不少專家認為,我國經濟面臨嚴峻的外部環境和國內需求趨弱的雙重壓力。于澤也坦言,下半年,我國經濟仍有部分短期風險需要防范。

  下半年基建投資增速有望回升

  今年前5個月,房地產開發投資和基建投資構成固定資產投資的主要拉動力量。

  基建投資方面,1至5月份同比增長4%,較去年同期下滑5.4個百分點。但自去年年底以來,基建投資逐漸企穩,前5個月增速較去年全年回升0.2個百分點。“當前,基建投資增速出現了階段性放緩,預計下半年基建投資增速有望回升。”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基建投資增速或將有所回升,但幅度或將有限,這一方面受去年基建投資總額的高基數影響;另一方面,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特別是地方債務風險的力度不減,對基建投資增長可能產生限制。

  房地產開發投資方面,1至5月份同比增長11.2%,在保持高速增長的同時較前4個月小幅回落,但仍比去年同期和去年全年分別加快1個和1.7個百分點。在劉學智看來,下半年,房地產開發投資可能難以維持這么高的增速,可能高位回落,但斷崖式下跌并無可能。

  1至5月份,房地產開發企業土地購置面積和土地成交價款均出現大幅下滑,同比分別下降33.2%和35.6%。劉學智表示,下半年,土地出讓金對房地產開發投資增速拉動作用將減弱。同時,商品房銷售面積和金額增速出現下滑,對房地產開發投資也會有一定影響。但是,房地產市場的穩定發展決定了房地產開發投資將處于穩定狀態。

  “短期內出現大幅回落的可能性較小。”于澤認為,下半年,房地產投資存在比較大的下行壓力,增速會逐漸放緩,但一定的補庫存動機會對房地產投資起到拉動作用。

  相比基建和房地產投資,制造業投資偏弱。于澤表示,在國際經濟走弱和國內市場支撐不足的情況下,需求不足制約了企業的投資意愿。下半年,制造業投資壓力猶存。劉學智也認為,下半年制造業投資仍會有所波動,但大幅降低的可能性偏小。

  外貿存在繼續回落可能

  今年前5個月,我國進出口總值1.79萬億美元,下降1.6%。其中,出口和進口增速分別為0.4%、-3.7%,較去年同期分別回落12.5個、25.1個百分點。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近日發布的《中國經濟金融展望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指出,全球經濟減速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使得2019年我國外貿出口面臨更大壓力,我國經濟面臨的最大不確定性和挑戰更多來自于外部。

  中美貿易摩擦對進出口的實質性影響已經有所顯現。2019年以來,我國對美進出口金額及占比降幅明顯,美國降至我國第三大貿易伙伴。但我國對歐盟、東盟和日本等主要市場進出口保持增長,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出口增速高于整體,外貿依舊表現出較強的韌性。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預計,今年外貿出口將出現低增長甚至負增長,對此要有充分的認識和準備。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專員劉健認為,當前,世界經濟增速下行,我國經濟短期壓力不減。在內外需偏弱的背景下,進出口增速可能繼續下滑。

  在于澤看來,下半年外貿的風險點或是出口增速進一步回落。原因在于今年下半年可能會有較為明顯的全球經濟下行,拖累我國出口。由于我國進口中有很多中間品和資本品,出口的下行會對進出口總額產生下行壓力。但是由于進口下降更快,全年的貿易盈余有望保持在較高水平,對GDP產生推動作用。

  下半年壓力動力并存

  當前,我國經濟處在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時期。面對新舊動能轉換和全球經濟下行、中美貿易摩擦等,需要通過逆周期調節政策和體制機制改革,使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報告》指出,中長期的結構性問題需要繼續通過制度變遷,比如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升潛在增長率;短期的周期性問題則需要宏觀政策加力增效,發揮逆周期調節作用,為結構性改革和增長動力轉換贏得時間。

  于澤強調,下半年需要特別注意雙創成本顯露、補貼退坡、外部環境變化等帶來的三類風險。首先,從2014年啟動雙創政策至今的5年時間內,大量風險型投資和創業進入到成敗分界期。按照一般創新創業成功率來測算,將會有很大部分的創新和創業退出,成為雙創的正常成本和代價。其次,補貼政策開始退出,將對沒有造血功能的企業帶來沖擊。例如,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的調整必將對新能源汽車生產帶來影響。最后,外部環境變化以及美國技術反制舉措,會對部分高新技術部門產生沖擊。

  我國經濟雖有壓力,但也有動力,存在不少積極因素。例如,穩基建政策將減輕基建投資壓力,推動制造業、中小企業的經營環境改善等。劉學智認為,今年完成6%到6.5%的GDP預期目標沒有太大壓力,經濟增速可能在6.3%左右。下半年,財政政策依舊要加力提效,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提升財政支出效率,保持經濟的平穩增長。貨幣政策要保持穩健,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同時,宏觀政策將更加注重協調,“組合拳”將成為常見的發力方式。

責任編輯:趙乘鋒
体彩6+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