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私家車變身網約車出險后 保險到底賠不賠

  編者按:

  2019年以來,北京市西城法院金融街人民法庭已受理了8起涉網約車交通事故保險糾紛案件,均為已投保商業險的網約車車主在保險理賠遭拒后起訴保險公司的保險糾紛案件。在已作出裁判的5個案件中,涉及快車4件、順風車1件,法院駁回車主訴訟請求4件、支持車主訴訟請求1件。

  雖然涉網約車交通事故保險糾紛的案件絕對數量不多,但對于私家車轉為網約車后發生保險糾紛的處理規則,網約車車主、保險公司、網約車平臺等各方主體均缺乏足夠認識,一旦出現事故需要保險理賠,各方因認知不同導致法律糾紛的風險較高。

  鑒于此,北京市西城法院金融街人民法庭近日發布“涉網約車交通事故保險糾紛典型案例”,及時總結該類案件特點、普及相關法律知識、提示公眾規避風險。

  從原來的“招手即停”到如今的“一鍵即來”,網約車已經隨著共享經濟的發展,成為人們日常出行的重要選項。滴滴出行、首汽約車、曹操專車、美團打車……交通運輸部數據顯示,截至去年6月,已有70多家網約車平臺公司在部分城市取得了經營許可,網約車發展正逐步納入規范化軌道。

  但隨著網約車平臺數量一同增加的,還有與之相關的保險理賠糾紛。糾紛的關鍵集中在一點,即私家車變身為網約車,發生交通事故損失,保險公司究竟賠不賠?

  一位出租車司機對《金融時報》記者說:“肯定不賠。我們運營車輛的保險跟私家車是不一樣的,貴多了。”“我車上也沒拉客人,我覺得這種時候出現交通事故必須賠。”一位快車司機表示。

  賠,還是不賠?近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金融街法庭發布“涉網約車交通事故保險糾紛典型案例”,用真實案例回答了種種疑問。

  

  朱燕祥 畫

  快車與順風車裁判不同

  第一個案例,保險公司未賠償被保險人。

  2018年5月,黃某向某保險公司投保車損險5.8萬元。2018年10月19日23時,黃某駕駛被保險車輛與穆某駕駛的車輛在北京市海淀區某路段發生交通事故,造成被保險車輛受損,黃某支出修車費、車輛救援費共計兩萬余元。經交通管理部門認定,黃某對此次事故負全責。

  事故發生后,黃某向保險公司提出理賠申請。保險公司在理賠調查時發現,黃某于2016年在“滴滴出行”平臺上注冊。事故發生當天,黃某共承接網約車業務20多單,事故發生地距離剛完成的最后一單終點的距離約為5公里,黃某稱事故發生時其在收車回家路上。保險公司以黃某改變被保險車輛使用性質為由拒絕在商業險項下承擔保險責任。黃某認為,事故發生在其回家途中而非運營過程中,保險公司在黃某投保時并未就免責條款向其提示并合理說明,故不發生效力,保險公司拒賠理由不成立。

  金融街人民法庭副庭長甘琳表示,《保險法》第52條規定,在合同有效期內,保險標的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被保險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及時通知保險人,保險人可以按照合同約定增加保險費或者解除合同。被保險人未履行前款規定的通知義務的,因保險標的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而發生的保險事故,保險人不承擔賠償保險金的責任。

  記者查閱多家財險公司的機動車第三者責任保險條款,其中都明確,在保險期間內,被保險機動車改裝、加裝或被保險家庭自用汽車、非營業用汽車從事營業運輸等,導致被保險機動車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應當及時書面通知保險人。否則,因被保險機動車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而發生的保險事故,保險人不承擔賠償責任。

  第二個案例,保險公司賠償了被保險人。

  2016年11月,李某向某保險公司投保交強險和商業三者險。2017年7月9日,李某從網絡平臺接了一單順風車業務,后在行駛過程中與道路護欄相撞。經交通管理部門認定,此次事故為李某單方責任事故。后李某就修車費用以及護欄損壞賠償費用向保險公司提出理賠申請。保險公司以李某改變被保險車輛使用性質為由拒絕在商業險項下承擔保險責任。

  法院認為,順風車以車主既定目的為終點,順路搭乘,客觀上不會導致車輛使用頻率增加,行駛范圍亦在可控范圍內,并未因此導致車輛危險程度顯著增加,故判決保險公司在保險限額內賠償李某機動車損失費及損害公路設施費用。

  商業險與交強險責任不同

  從上述兩個案例不難看出,是否導致被保險機動車危險程度顯著增加,是被保險人能否獲得賠償的關鍵。

  對于第一個案例,甘琳表示,雖然黃某稱事故發生時其在回家途中而非運營過程中,但這無法排除其仍可以等待并承接下一個訂單。即使黃某確已收車,也無法改變其更改車輛使用性質的事實,進而導致車輛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保險公司可以在商業險項下拒賠。

  對于第二個案例,“由于是順路搭乘,與快車、專車等經營性網約車客運服務有明顯的區別,順風車的行駛范圍亦在合理可控范圍內,因此,客觀上不會導致車輛使用頻率增加,進而導致車輛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甘琳表示,對于順風車的駕駛員而言,其收取的費用并非自己計算,而是由信息平臺向其推送。因此,通常情況下,私家車從事“順風車”活動并非屬于營運行為,也不會導致“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發生交通事故的,保險公司不得拒賠商業險。

  值得注意的是,網約車發生交通事故,商業險拒賠保險金,不等于交強險也可以拒絕。

  “交強險屬于強制保險,其立法目的是為了保障機動車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賠償,促進道路交通安全,因此,并不完全適用于《保險法》的規則。”金融街人民法庭庭長劉建勛表示,通常情形下,網約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并不屬于交強險的免責事由。從保護受害者的角度出發,即使機動車使用性質改變、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致保險事故發生,交強險也應當予以賠償。但需要注意的是,交強險只針對第三者進行賠付,駕駛員和車上人員不屬于交強險賠付范圍內,且交強險有一定限額,即財產損失2000元、醫療費1萬元、傷殘死亡賠償金11萬元。

  建議定制個性化商業車險

  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通過案件審理和調研發現,大量網約車主在發生交通事故后,難以獲得商業險賠償而產生糾紛的主要原因為自身保險知識不足、保險公司提示說明存在疏漏、網約車平臺未進行合理提示。

  因此,對于網約車車主而言, 應當及時告知保險公司從事網約車業務的情況,并按保險公司要求投保相應的險種。

  對于保險公司而言,應當積極履行提示和說明義務,開發適應網約車發展形勢的新險種。保險公司在與私家車車主訂立保險合同時,應當積極履行提示和說明義務,仔細詢問車主是否從事網約車業務,并提示車主如果今后需從事網約車業務,應當及時通知保險公司。保險公司積極履行提示和說明義務,可以減少因投保人不知曉、不了解相關保險知識錯誤購買保險所帶來的風險。

  網約車平臺當然也不能袖手旁觀,應當合理提示車主,與保險公司實現信息共享與聯動。私家車車主在網約車平臺注冊時,網約車平臺應當向車主合理提示相關風險,告知車主及時通知保險公司并且變更保費。

  除了要盡到提示責任之外,保險公司與網約車平臺共同找出解決方案,才是解決網約車交通事故賠償的關鍵。

  由于網約車的風險與正常的營運性出租車風險存在一定差異,劉建勛建議,保險公司可以考慮與網約車平臺合作,采集網約車車主的在線運營數據,以實際營運天數、時長等因素為廣大網約車車主定制個性化的商業保險險種,更好地保障消費者權益和社會公眾利益。

  例如,針對網約車接單數不確定的特點,在家庭自用車保險保費基礎上,按照每筆訂單金額比例繳納額外的保費,保費直接從網約車訂單的收益中劃扣,實現三者之間的共贏,促進網約車行業的健康發展。

  延伸閱讀

  《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五十二條規定:在合同有效期內,保險標的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的,被保險人應當按照合同約定及時通知保險人,保險人可以按照合同約定增加保險費或者解除合同。保險人解除合同的,應當將已收取的保險費,按照合同約定扣除自保險責任開始之日起至合同解除之日止應收的部分后,退還投保人。被保險人未履行前款規定的通知義務的,因保險標的的危險程度顯著增加而發生的保險事故,保險人不承擔賠償保險金的責任。

  交通運輸部2016年修正的《巡游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規定》第五十二條第一款規定:巡游出租汽車經營服務,是指可在道路上巡游攬客、站點候客,噴涂、安裝出租汽車標識,以七座及以下乘用車和駕駛勞務為乘客提供出行服務,并按照乘客意愿行駛,根據行駛里程和時間計費的經營活動。

  自2016年11月1日起施行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第二條規定:從事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應當遵守本辦法。本辦法所稱網約車經營服務,是指以互聯網技術為依托構建服務平臺,整合供需信息,使用符合條件的車輛和駕駛員,提供非巡游的預約出租汽車服務的經營活動。

  《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第三十八條規定:私人小客車合乘,也稱為拼車、順風車,按城市人民政府有關規定執行。

  2016年12月21日,北京市交通委員會、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北京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出臺的《北京市私人小客車合乘出行指導意見》第一條規定:私人小客車合乘,也稱為拼車、順風車,是由合乘服務提供者事先發布出行信息,出行線路相同的人選擇乘坐駕駛員的小客車、分攤合乘部分的出行成本(燃料費和通行費)或免費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

  《北京市私人小客車合乘出行指導意見》第二條規定:合乘出行作為駕駛員、合乘者及合乘信息服務平臺各方自愿的、不以盈利為目的民事行為,相關責任義務按照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由合乘各方自行承擔。

責任編輯:李昂
体彩6+1开奖号码